主页 > X猜生活 >圣杯是什幺?达文西把密码藏在〈最后的晚餐〉里 >

圣杯是什幺?达文西把密码藏在〈最后的晚餐〉里


李伊・提宾爵士在壁炉前跛足踱步,铁鞋在石地上喀答响,目光炯亮。

「圣杯啊,」他说,语调近似牧师在布道。「多数人问我,只想知道圣杯在何方。这问题,我恐怕永远无法回答。更为适切的问法应该是:圣杯是何物?我们必须先了解《圣经》。妳对《新约圣经》的了解多深?」

苏菲耸耸肩。「不深,其实是一窍不通。」

提宾的表情是又惊又喜。「好极了!那幺,妳必然知道,达文西是圣杯机密的捍卫者之一,而且他把线索藏在作品里面。」

提宾指向客厅另一边的书架。「罗柏(兰登),劳驾你,书放在最下面一层。」

兰登走向书架,找出一大本艺术书,抱着走回来,放在大家中间的桌子上。提宾翻开这本厚重的巨册,特别指出其中一句。「我想妳稍后将发现,这句与我们的讨论息息相关。」

苏菲阅读这一句。

「另一句也读读看。」提宾说,再指不同的一句。

苏菲感受到一小阵寒意。「达文西谈的是《圣经》?」

提宾点头。「达文西对《圣经》的观感和《圣经》有直接的关联。事实上,达文西把真圣杯画出来了,我待会儿再拿给妳看。现在,我们先探讨《圣经》本身。」他微笑。「《圣经》是凡人的产物,不是上帝。《圣经》不是神奇从云端坠地的东西,是凡人创作的,经过无数次转译、增订、修改而成。历史上从未出现『着毋庸议版』的《圣经》。」

「取捨由谁决定?」苏菲问。

「啊哈!」提宾讲到兴头上了。「基督教的一大讽刺!今人所知的《圣经》,校勘者其实是信奉异教的罗马君士坦丁大帝。」

「咦,君士坦丁不是基督教徒吗?」苏菲说。

提宾低声笑了。「君士坦丁的生意头脑非常敏锐。他知道基督教后势看涨,赌注当然要算準一马当先的宗教。君士坦丁想出一套高明的对策,历史学者至今仍讚叹不已。他把异教徒的符号、假日、仪式融入茁壮中的基督教传统里,另创一种东拼西凑的宗教,皆大欢喜。」

「牛头配马尾,」兰登说。「在基督教的符号里面,异教留下的遗迹是无可否认的。例如法冠、祭坛、以麵包为基督肉身、以葡萄酒为基督血的圣餐礼。」

提宾嘟哝着。「符号专家一讲到这事就没完没了。基督教从头到脚没有一个是原创的。即使是基督教每星期一次的礼拜,都是从异教剽窃而来。」

苏菲觉得晕头转向。「这全和圣杯有关联?」

「的确,」提宾说。「基督教和异教融合的这段期间,君士坦丁决定,有必要为新的基督教巩固传统,于是召开知名的尼西亚大公会议,会中针对基督教许多方面辩论表决,最重要的是讨论耶稣的神性。」

「我不懂。耶稣本来就是神啊。」

「亲爱的,」提宾高声说,「在史上那次会议之前,耶稣在追随者的眼里,一直是个有血有肉的先知,一个不折不扣的凡人。」

「他不是上帝之子?」

「对,」提宾说。「耶稣获定位为上帝之子,就是在尼西亚大公会议时正式提出表决的议题。」

「而且仅险胜几票,」提宾补充说。「纵使如此,君士坦丁藉此正式赞同把耶稣定位为上帝之子,把耶稣变成神。如此一来,不仅能阻止异教徒进一步挑战基督教,基督的追随者若想赎罪升天,唯有成为罗马天主教徒才行。」

苏菲瞥向兰登,他微微向她点头,表示认同。

提宾说,「耶稣的确是影响力远大的伟人,没人敢说祂是骗子。我们想强调的只是,君士坦丁觊觎基督的影响力和重要性,佔祂便宜,由此塑造出我们今日见到的基督教。」

「君士坦丁把耶稣的地位从凡人提升为上帝之子,为了重写史书,君士坦丁自知非大刀阔斧不可。这是基督教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时刻。」提宾停顿一下,斜眼看苏菲。

「君士坦丁花钱编纂新《圣经》,福音里如果描述基督凡人特质,就进不了新《圣经》,如果描述祂像神,就加油添醋一番。不合格的福音一律被禁,全被集中起来焚毁。」

「幸好,对历史学者而言,」提宾说,「君士坦丁企图销毁的福音之中,有些侥倖流传下来了。在1950年代,藏在犹地亚沙漠洞穴里的〈死海古卷〉重见天日。这些文物也记载真正的圣杯故事。梵蒂冈当然想尽办法,不让这些卷轴公诸于世。他们怕什幺?因为这些古文告诉我们,现代《圣经》是由一群争权力的凡人集结成的一本书。」

圣杯是什幺?达文西把密码藏在〈最后的晚餐〉里

「我的意思是,」提宾说,「祖先教我们的基督故事几乎全是假的。圣杯的故事也一样。」他伸手拿艺术书,翻至中间。「最后,在我展示达文西的圣杯图之前,我想先让妳看一下这个。我猜妳认得这幅壁画吧?」

跨页图是〈最后的晚餐〉,达文西的传奇名画。「那幺,或许妳愿意陪我玩一个小游戏吧?请妳闭上眼睛。」

苏菲迟疑着闭眼。

「耶稣坐在哪里?」提宾问。

「坐在中间。」

「好。祂和使徒剥开分食的东西是什幺?」

「麵包。」一看就知道。

「好极了。饮料是什幺?」

「葡萄酒。他们喝葡萄酒。」

「所言甚是。最后一道问题:桌上有几个葡萄酒杯?」

苏菲慢半拍回答,心知这问题有诈。「一个杯子,」她缓缓说。「酒杯。」基督用的杯子。圣杯。「耶稣把一个葡萄酒餐杯传着喝,和现代基督徒的圣餐礼习俗一样。」

提宾叹息。「睁开眼睛吧。」

她睁眼。提宾洋洋自得笑着,苏菲向下看图,讶然见到,全桌所有人各有一杯葡萄酒,包括基督在内。共计十三杯。更惊人的是,每个杯子都很小,全是无梗玻璃杯。整张图不见餐杯。没有圣杯。

提宾的眼珠闪亮起来。「此壁画事实上是圣杯疑云的唯一关键。」

苏菲急切地扫视整张图。「你的意思是说,〈最后的晚餐〉能对我们透露圣杯究竟是什幺东西?」

「不是东西,」提宾沉声说,「而是谁。圣杯不是东西,其实是……一个人。」

苏菲呆望提宾半晌,然后转向兰登。「圣杯是人?」

兰登点头。「确切而言是一个女人。」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达文西密码(少年读本版)》,时报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丹.布朗 (Dan Brown)
译者:宋瑛堂

「我的父母都是老师,因此我对历史和研究才会如此着迷。事实上,如果我没有成为作家,我很肯定自己一定会当老师。我诚挚希望这个版本的《达文西密码》,能够为青少年带来发现被隐藏的历史以及世界上神祕性事物的刺激感。」──丹・布朗

哈佛大学符号学教授罗伯・兰登亲赴巴黎举办讲座。预计讲座结束后与罗浮宫馆长见面。但是,馆长却没有出现。原来,馆长早已在博物馆内遇害,并留下一串令人匪夷所思的密码。兰登教授竟意外成为头号嫌犯,他既要逃亡,也要想办法解开谜题。他是否能够顺利解开线索,为自己洗刷清白?

一个让牛顿、波提且利、雨果,和达文西都牵涉其中的祕密组织,隐藏西方文明史上最大的历史真相,即将揭开。丹・布朗带领读者跟随兰登教授的脚步,从巴黎逃向伦敦,在着名景点之间飞奔穿梭,你必能体会为何《纽约时报》称讚《达文西密码》是「万人空巷、极致完美」之作。

「符号不会从沙里冒出来,所有密码都是出自智慧意识的刻意发明。」我们身处在充满了符号和密码的世界,一切学问的基本条件就是怀疑的精神。《达文西密码》兼具娱乐性、文学性和知识启蒙,于是丹・布朗亲自删减、改写,作为献给全球青少年最佳指定读物。

圣杯是什幺?达文西把密码藏在〈最后的晚餐〉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