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水生活 >新秀Coby White:如果能让父亲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 >

新秀Coby White:如果能让父亲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


几年前的一个下午,我母亲突然把我叫进卧室。

我进去时,她坐在床上。当时我父亲正在外头的院子。

新秀Coby White:如果能让父亲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

母亲让我坐下,她正準备说点什幺。开始我并没有搞清楚状况。在得知我父亲不幸患上肝癌之后,我们全家的生活一度陷入困境。当我坐在那里时,我的母亲一直在重複着我的父亲最近身体状况如何,最近他经历了什幺治疗之类的话。她说了很多话,但其实…我基本没怎幺听懂。

「妈妈!」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她的话,「您在说什幺?您想告诉我什幺?」

她深呼吸了一下。

「Coby,爸爸的癌症…没有好转。」

她说得很慢,这其中的每一个字都很难从她口中说出。

「可能很快…癌症就会让爸爸离我们而去了。」

听到这些,我整个人都崩溃。我开始哽咽。

我尝试着回应她的话,但我真的…说不出话来。我的大脑告诉我应该说点什幺,但我就是没有吭声。

我终于缓了过来,我用尽我所有的肺活量开始吶喊:

「这不是真的!!!!」

不知怎幺了,我的悲伤转化为愤怒。我的全身都在怒火中燃烧。

就在那一瞬间,我朝墙壁狠狠地砸了一拳…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幺。

墙可真硬啊。但我也不软,我这一拳使出了全力。

老实说,一开始我都没感觉到痛。但捶墙的动静太大了,我父亲在外面听见了响声,匆忙地赶了进来。想安慰我,但我立刻从房间里出去,坐在草地上哭了起来。当时我心中只有无尽的怒火,我这辈子从来没这幺生气过。

你知道为什幺吗?这不是什幺令人骄傲的事,但是…

我不怪癌症,也不怪我父亲,即使我知道他将不久于人世。

我怨恨的是…

上帝。

当时,我所想的都是我是一个及其忠于信仰的人,可现在我就要失去我的父亲了。从小时候就一直相信的那些东西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我在想,如果上帝想的话,他是能让这一切停下来的。当时,我就想让上帝知道我有多幺懊恼。

我一直在心里重複:为什幺要夺走我的父亲?

我才17岁。

我需要他。

我坐在草坪上,泪流满面。我在心里一直不断地质问上帝…

为什幺?上帝你听得到吗?为什幺?

从小时候起,我就知道父亲是家里的顶樑柱。

他总是竭尽全力为我们兄弟姐妹和我们的母亲做任何事。我们家住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戈尔兹伯勒市,我父亲在家附近的一间工厂上夜班。他从不抱怨,儘管这不是他喜欢的工作方式。

父亲是第一个把篮球放在我手中的人。过去他经常在北卡的中央球场打球,他热爱篮球比赛,所以他很早就让我打球了。当我能拿起篮球时,他就在家门口搭了一个简易篮框让我投篮。他还会跟我讲当年他曾经狂砍40分,还曾经在别人头上扣篮。

我听得津津有味。

他跟我讲过他曾经的一次势大力沉的打板自抛自扣,连裁判都不敢相信他看到的这一切,之后…

「裁判嘴里的哨子直接掉在了地上,」我父亲说,「他被我震撼到了,嘴巴不自觉地就张开了。」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真是假,但我的意思是…你对八岁的Coby讲这种故事,他一定会觉得你是超级英雄。

新秀Coby White:如果能让父亲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

每当我放学回家做完作业…我就会去投篮。上夜班的父亲会在白天睡觉,可一旦他听见拍球的声音,他就会出来和我一起比HORSE投篮。

他比大多数父亲都要年长,所以我没用多久就打败了他。一旦我的射程变得更远,我们的比赛就结束了。他更善于投中距离,你们懂我的意思吧——他是个老派的篮球手。所以他一直不想让我投三分,不想让我出手那些杂耍般的投篮。

「你为什幺一直从那幺远投篮?」他总是说教,「那是作弊!」

当我们不出去投篮的时候,我的父亲陪我看了很多电视节目。我们当然会看篮球比赛,但他最喜欢看的还是《洛基》系列电影(该系列影片讲述了一位默默无闻的拳手洛基成长为一代传奇的故事。)

我父亲习惯了在晚上工作,所以在週末他就会熬夜看电视。那时候我还小,母亲总是会对客厅大吼着要我去睡觉,而父亲总是会微笑着对我说:「你不用睡这幺早。」

这些夜晚,他总能找到一连串的《洛基》系列电影来看。

我爸爸喜欢出身卑微、一无所有的洛基从开始被所有人看扁,到最后狂打他们脸的故事。

洛基本来打不过Apollo、Clubber Lang还有那个俄罗斯壮汉,但最终他通过不懈的努力击败了他们,从而震惊世界。

我的父亲超爱这个系列。我也一样。

不管我们看了多少遍,每当洛基KO对手时,我们依然会为之振奋,依然会在空中挥舞双臂。

这永远不会过时。

高中时,越来越多朋友回到我们家来,我的父亲就变得更受欢迎了。他是那种喜欢讲故事、讲笑话的人,当我朋友来我家做客时,我的父亲再高兴不过了。有时,我朋友和我父亲一起玩的时间甚至超过了和我一起玩的时间。

我的朋友们都叫他Doc,他们会打电话给我,没聊一会儿他们就会问:「Doc最近怎幺样?他在忙什幺呢?」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父亲甚至会主动打电话给我的朋友们。我真没有料到会这样,这太荒谬了。因为我们的房子很小,我在房间里能听到他用座机打电话。他会说:「嗨,是Corey吗?最近怎幺样?在干什幺呀?」

真的。

我会听见他边打电话边哈哈大笑。15分钟之后我的朋友会发简讯给我说:「老兄,你爸刚刚打电话给我。」

不可思议。

但你们知道吗?虽然这令我很尴尬,但我从来不会生他的气。因为他是很老派的人。他总是想亲近别人,和别人相处。对我来说,这意味着他一直想让我知道他很爱我。

他总把「我爱你」挂在嘴边。这句话他一天能说很多次。

他也会亲吻我的脸颊。不仅仅是在生日或者新年这类节日…他每天都是这样,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不在乎。他不介意让别人知道他爱自己的儿子。

现在很少有父亲会直接亲儿子的脸了吧。

但回首过去,你会发现:父亲们通常都很羞于做这种事。

在高二时,我打球压力极大,也在很多顶级教练的手下打过球。这时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的父亲会时不时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一些很奇怪的话。他每次的措辞都会有一些不一样,但是通常的开头都如下:

「Coby,我将不久于人世…」

对,他一开始就说这些晦气话。你们能想像吗?

我们一起看电视的时候或者在院子里的时候,他会直接这幺说。然后就是…

「所以,我要你照顾好你的妈妈,你要保证她生活得不错。我希望我有朝一日能看见你打大学篮球。但如果我没有机会,我也知道你能打好。」

我不知道他在说什幺,以及为什幺要这幺说。这是在他被确诊癌症之前,那时候的他看起来还很健康。我猜他肯定发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什幺异样。

每次他这幺说时,我会回应道:「老兄!别再说了好吗!您在说什幺啊?别再说了!到底哪里不对劲啊?」

我会对此很生气,因为我真的一点头绪也没有。

但他不会停下来。这些话对我在很多方面都有影响。可能最大的影响就是在选择大学上。

新秀Coby White:如果能让父亲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

我不知道我父亲当时经历了什幺,也不知道他在说什幺,但我能意识到会有事情发生,所以我想离家近一点,以防发生什幺糟糕的事情。最终,他一直重複的事情真的到来了。

当Roy Williams教练邀请我们全家去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参观时,一切都很顺理成章地进行着。北卡罗来纳大学离我家太近了,我喜欢这里的体育馆、校园以及对未来的规划。

而且我的父亲和Williams教练非常合得来。

两个人都很老派,他们都是那种脚踏实地的人,同时他们也都很真。还记得当我们结束了参观时的会谈回到车子里时,我问了父亲他的感受。

「我喜欢Roy(Williams教练)这个老派的家伙。」他说教练是他全国最喜欢的人。

「他真的是个很棒的人!老派Roy!我和他合得来!」

三天之后北卡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所以,在我高二那年我就确定自己要加盟北卡焦油踵队,为Roy Williams教练效力。

我父亲笑得合不拢嘴。

新秀Coby White:如果能让父亲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

不久之后,我就真正认识到那句奇怪的「我将不久于人世」是什幺意思了。

我父亲从一个健康、可爱的人变成了一个整日被病痛折磨的人。当他去医院检查时,医生说他得了肝癌。

癌细胞扩散得很快。

他通过手术切除了部分肿瘤,那时候的他看起来状况不错,我也相信他能战胜病魔。我心里想:我爸爸是无所不能的,他不会被病魔击垮,绝不可能。

然而,我母亲把我叫到卧室。然后我奋力捶墙。从那时起,一切都永远的改变了。

在那之后,我父亲的状况急转直下。

短短两个月,我看着父亲的病情一天天恶化。他瘦了很多。他身体十分虚弱,甚至不能独立行走。他的生活一度不分日夜。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也在眼睁睁的看着我的父亲死去。

那时候我望着我的父亲,他却不知道我是谁。这是最让我难过的地方——你看着自己的父亲,但是心里却明白父亲已经不认识自己了。

他曾是我的英雄,是超人。无论碰上任何事,他都是我的依靠。

但他却再也不认识我了。

新秀Coby White:如果能让父亲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

在候机去洛杉矶参加Nike篮球技巧学院时,我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

「Coby」她说,「爸爸早晨去世了。他离开我们了。」

我立刻痛哭流涕,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我兄弟开车把我从机场接回了家。当我们赶到的时候,他们正要把我父亲抬走,此时我走进他的房间。

我永远失去他了。

我母亲告诉我因为我哭得太用力,地板上都有水坑了。

那一刻我只能愣在原地看着他——我低着头抽泣——不知所措。

我母亲打破了沉默。

「Coby,你知道的,你可以吻你的爸爸。」

那时我在止不住地抽泣,连呼吸都很困难。但我依然弯下腰,亲吻了他的额头。

然后我低声对他说,像是悄悄话一样。

「爸爸,我爱你。真的爱你。我知道你会一直和我同在,无论发生什幺。」

当你失去很亲近的人时,有些事情就会改变。

无论是大事、小事还是中等的事。

没有什幺会原封不动。

时间可能会让你好受一点,帮助你减轻痛苦。但却永远不能抹掉这些悲伤。

对于我来说,过去在北卡的一年就是例子。我们打出了一个令人惊豔的赛季,其中有很多不可思议的时刻:拿到赛区冠军、两胜头号种子杜克。这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一年之一。

同时,唯一难过的就是…父亲不能和我一起分享这些喜悦的时刻。

说实话,我整个赛季都在尝试处理好这个事实对我的影响。

我尤其记得这场比赛,我们在主场对上迈阿密大学,我们下半场一直都落后,但随后我接管比赛,带领球队打出一波流。那晚我的手热得发烫,想投丢都难。

我们将比赛拖入了延长,然后我们搞定了比赛。在我的篮球生涯中,从来没有像这样的逆转取胜。我全场得到33分,其中下半场拿了20分。

当那场比赛的终场哨声响起时,我感觉就像站在世界之巅。

之后,我回到宿舍,一个人呆坐在一旁…我开始哭泣。

我应该感到开心不是吗?但我却很难过。

新秀Coby White:如果能让父亲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

我希望我的父亲能看到这场比赛,我希望他亲口告诉我他有多幺自豪,你能懂我的意思吗?这是我整个赛季都有的感觉。关于父亲不在身边,我嘴上会说「我很好」或者其他什幺话,但这些都不是真的。

这一直在影响着我。它让我很受伤。

即使当我愿意谈起我父亲离世,我心中仍然有很多不愿意提及的事情。

我试着让这些不影响我,但我的队友和朋友们…他们都能看出来有时候我不像是我自己。

他们会说:「Coby今天一句话也没说」或者「Coby又陷入自己的情绪之中了」。其实我只是沉浸在对父亲的思念里。

我想他。

我的队友们会说:「Coby现在看起来很生气。」我会深呼吸然后告诉他们:「没有,我很冷静。」

但是,老兄…我怎幺可能冷静下来。

我越敞开心扉,我的情绪就会越好。但有时当我在很开心地大笑、讲笑话,可能五分钟之后我就会很伤感、然后陷入沉默。

没人知道这是因为什幺。我从来不跟我的队友说这些。我做不到。

这是我第一次说起这些事情。

我猜他们现在都知道了。

希望他们能理解我,并且原谅我…我只是在那段日子里经历了一些事而已。

虽然过去两年对我来说很难熬,但我能骄傲地说我现在已经重新建立自己的信仰,并且不再责怪上帝带走我的父亲。

但这种转变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

回望过去,在父亲去世后的几週之内,我就像是行尸走肉。我一点也不享受生活。我会带着强烈的挫败感醒来,随后又是满腔的怒火。但最终我意识到:我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我需要走出来。

和身边同样遭遇悲剧的人们聊天真的对我帮助很大。我母亲和姐姐都和我说到她们很多年前也曾失去过至亲,当时她们和我一样想努力从悲伤中走出来。

她们也曾质问过上帝,也曾责怪过上帝。这和我的经历一模一样。

她们都告诉我说没有什幺方法能立刻让我好受。这很难做到。你只能尽全力做好自己,然后随时等待着治癒和改变的到来。

她们毫无疑问是对的。

所以,我开始和上帝说更多话,每晚祈祷。一段时间之后,我的悲伤得到了缓和。

最终,我觉得经历这些之后我离上帝的距离更近。我感觉我们之间的联络更加紧密。知道这些真的太棒了。

确认这一点之后,我準备好翻开我人生的新篇章。

新秀Coby White:如果能让父亲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

无论从今以后发生什幺,无论我为哪支NBA球队效力,我能确定的就是我父亲会一直和我同在。

每次我释出Instagram的时候,我都会在末尾加上FMF这三个字母——为了父亲(For My Father)。过去这一年我将这三个字母纹在身上,还有用罗马数字写的我父亲的忌日。在联盟中的每一场比赛的赛前和赛后,我都会缅怀我的父亲。这对我来说不成问题。

当然,首先我得进入联盟。而梦开始的地方就是即将到来的选秀大会。

我已经等不及看看到底会发生什幺。

这是我生命中最令人激动的时刻,但同时,虽然听起来很疯狂,这和失去父亲一样,是我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

当我听到自己的名字,当我梦想成真的一瞬间,我会很激动。但在那之后呢,当我和家人相聚,或者当我一个人的时候…

我会崩溃,我会哭泣。

这不是那种你无法预料的事情。我会哭,我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我很确定。

我会崩溃,我会哭,我会伤心欲绝。没有可不可能的问题。我一定会经历这些。

新秀Coby White:如果能让父亲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

我知道有人会告诉我说:我父亲会在天堂观看选秀大会——他会看着我做所有事,他为我感到骄傲。

我会点头感谢他们,感谢他们善良的话语。但是…

这完全不一样,你懂我的意思吗?

甚至都不接近。

这完全是两回事。我会在选秀夜体会到其中的不同的。

我知道如果我父亲能在那时和我说话,他一定会说「我爱你」。他脱口而出就是「我爱你」。然后他会说他为我感到骄傲。然后我们两个人都会狂喜。

一起狂喜。

如果能让他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来交换。

即使是一秒钟也可以。

请再次亲吻我的脸颊好吗?

我最爱的父亲。

新秀Coby White:如果能让父亲来参加选秀大会,我愿意

Via: 虎扑THEPLAYERS‘TRIBUNE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