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好生活 >度身设计护理衣服 吴秀芬助伤残者穿出自尊 >

度身设计护理衣服 吴秀芬助伤残者穿出自尊


度身设计护理衣服 吴秀芬助伤残者穿出自尊 吴秀芬(苏智鑫摄)度身设计护理衣服 吴秀芬助伤残者穿出自尊 展才设计——中心举办的「展才设计」让伤残人士设计衣服。图中轮椅人士就为侄女(右)设计衣裳,取材自农村的香蕉树。右三为吴秀芬,旁边是协作的理大学生。(受访者提供)度身设计护理衣服 吴秀芬助伤残者穿出自尊 剪出功能——昔日没人关心,剪个洞,就算是护理衣服;如今细心剪裁,裁出功能性衣服。(苏智鑫摄)度身设计护理衣服 吴秀芬助伤残者穿出自尊 简洁款式——康健服装以功能性为主,但选取的布料款式大方得体,不会花花绿绿。(苏智鑫摄)度身设计护理衣服 吴秀芬助伤残者穿出自尊 度身设计护理衣服 吴秀芬助伤残者穿出自尊 度身设计护理衣服 吴秀芬助伤残者穿出自尊 度身设计护理衣服 吴秀芬助伤残者穿出自尊

我们偶在街上碰上独臂或身体缺陷人士,以橡皮筋扎着一个袖口随风飘荡,又或剪破衣服方便穿着……洞口透着民间智慧,也透着穿衣的辛酸。13年前,香港理工大学纺织及製衣学系副教授吴秀芬寻觅多时,也找不到兼顾舒适和伤残人士自尊的服装,慨叹华衣美服背后,生活竟有这大块空隙。于是念头一转,她进了钻研和缝製护理衣服的大门。2007年她开创绫緻康健服装中心,度身订做康健衣裳,展开一个个感动而快乐的衣服故事。

走进香港理工大学位于W座平台的康健服装中心,空间一目了然,进门是接待处,平排空间放了一张开会长枱,背后是裁牀和数部衣车,中心最大特色就是展示了一些别具功能的服饰,逐一细看,恍若进入了特务007的地底发明库,每一件衣服也别具功能。这是敞开腋窝配上小斗篷的雨衣,方便夹着拐杖雨下行走,那是周身拉链的蛤蜊衣,不用举手不用伸脚也可随心穿着衣裳,布料和款式同样简洁得体,给穿着者重拾衣服的自尊自信。

吴秀芬(Frency)拿出一件又一件康健服装,热情洋溢地跟记者介绍功能和製衣团队:「不好意思,有些英文term,我都不知怎译,如果不是,我就不会把Care Apparel(护理服装) 译成康健服装,事实没想到更好的译名了!」她和製衣团队有讲有笑地讲解衣服,然而轻鬆的气氛下,他们却比谁都严谨地缝製服装。用家有驼背、造口、尿袋和不同身体问题,稍有差池,就不能舒适地穿上。这裏有些衣服的设计,除了护理还兼备其他多种功能,所以叫它们作聪明衣也不为过。好像入门长台侧的一件围裙,採用墨绿灰布料,颜色低调和谐,问她为什幺围裙胸前有一个能收放的长方形小布板,像极古老茶楼伙记挂在身上的点心盘,Frency一脸笑容可掬的解释:「这是为一单臂男士而设计,他打算去茶餐厅工作,方便单手落单,后来他却没有在茶餐厅做,但我们这围裙却很多人喜爱。」

发挥小宇宙,想想谁人最喜爱这围裙?原来就连拿拐杖的长者也喜欢,放下布板,上放八达通,单手就可「嘟」钱,再把菠萝包放在小板上……笑容灿烂的吴秀芬,是怎样开始变成007为人解决穿衣障碍?是否也如许多动人的故事一样,启发自家人?

「不是!我家没有伤残人士,反而有医护人员,开始时我问他们医院有没有为不同身体问题者提供衣服?他们说是勉勉强强开个洞,但令病人感到仪表好肉酸。」

「大概是2005至06年间,我一直有做烧伤衣压力衣等研究,就继续研究Care Apparel。我是理大讲师,一直教製衣工艺,觉得衣服不仅是着来靓,着来保暖,衣服也应给伤残人士穿,还有中风的公公婆婆,他们也需要舒适自尊的衣服。」

Frency的人生没什幺大起大落:「当时人人想入港大,我也一样,但入不到,入了理工,念了时装设计裏的製衣工艺,即clothing technology,阿妈就一心以为你是设计师,但其实也没什幺大挫折,那是1970年代尾,有书读,家人都供你读,我也很喜欢这科。」她走在街头,却比别人更多发现更多感动。「你在街上看到单臂人士,另一袖口用橡皮筋扎着,你也会看到街上有伤残人士在衣服上剪洞,算是没办法的办法,发挥民间智慧!」她问,你看过风雨中,在街上坐着轮椅的长者,脚包两个买餸胶袋,身穿垃圾袋吗?她找遍外国服装机构,虽然曾找到一两家缝製「前穿衣」的公司,但来回多个电邮,发觉也不易订购一件回香港。为什幺啊!前穿衣不是很简单,即是像小朋友吃饭围裙一样,前面放两手入衣袖,后幅绑带或拉链就可以?「他们回覆只做美加(美国和加拿大)服务。而且,不是所有人都是手有事啊?我们的生活裏就是有这一大片的空白,被忽略了!」

同班同学鼎力相助 创立种子基金

然后机会留给準备好的人。「真是机缘巧合!当我看到社会这片空白时,我的好朋友何先生就打电话来,他是我製衣工艺同班同学,毕业后从事製衣,现在赚到钱想捐钱给母校,但他是艺术家性格,想捐得有意义。他很喜欢我的概念,捐出330万港元作为创立绫緻的种子基金,世事就是这样,我当然很高兴。」2007年,Frency申请创建绫緻康健服装中心,获理大审批成功,至今已服务香港11年。「我们是以功能为主,这些年,最感动我的个案是一名伯伯,他入院做手术之前身上没挂袋,从手术室推出来身上就多了两个造口,一个尿袋,这个案我以前有跟传媒讲过,你不介意我再讲这个案?」她真的很和蔼可亲。

个案又怎会嫌旧呢?伯伯从手术室出来身上就贴着三块俗称「猪油膏」的袋,照顾者就跟中心联繫,说伯伯很不开心。「我看了伯伯的个案,很明白挂着三个袋多难堪,没有安全感,担心随时甩,也着实看到袋中粪便颜色。」007又出动了,为伯伯设计了一款上有三个拉链机关的衣服,袋内有管子入口,尿袋设计在脚边,方便活动。Frency还亲身去探望伯伯,出发之前,听院舍说伯伯不肯见人,谁料她到了院舍,伯伯已穿上这身康健服装,出来见Frency,说着这个案,Francy脸上露出感动的神色:「虽然伯伯一直没说话,但我坐那幺久,他就一直笑瞇瞇那幺久。」

笑瞇瞇猜是感激吧!另一些个案听起来也很温暖。有个案是乳癌病人切了右边乳房,料不到右边胸脯肌肉也消瘦了,穿衣大细边,于是团队为她设计了有垫子平衡左右的上衣,「我们还担心她会否好侷,她却很开心。有些个案是他们希望穿起衣服不会与人不同,希望被人尊重。好似有个背部有瘤的男士,要求我们为他设计一件穿起来可以改善体型的服装」。Frency立即和正在裁牀的职员,夹手夹脚在相簿中找出这件衣服,一边揭着,相片流过,就像诉说着我们社区裏许多需要不同衣服的人被视而不见。「或许大家不是不知道,而是有市场而不易赚钱,所以我们总要有一个先导和交流的平台。」啊,找到了,那男士40多岁,晚上去上学进修,很想外表和其他同学无异,Frency为他设计的正是一件神奇背心,背部厚薄不同,穿上去刚好托着突出的驼背,看来和平常人无异。

设计中心与外地建交流平台

这样的一个中心,现在远至外国近至中港台都有人找他们做康健衣服。「我们不是创意工业,我们也不是做衫中心,我们是想建立一个交流和研究平台,分享为特定病人和伤残人士製作衣服的经验,他们也有权利穿得舒适得体。开始之初是做展览和研究,我对来参观的人说,让你抄这个衫办,你回去找裁缝做,岂料他们都回应说,我们怎样跟裁缝说这样那样做?于是我们开始了度身订做。」

那订做一件康健衣服是便宜还是贵?Frency依旧笑容烂漫的说:「廉贵是相对的。像做一套中风病人睡衣约150元,蛤蜊衣因为是连身一件约300元。有人买一对波鞋几千元感到不贵,但我们遇过一名伯伯,他因为太太中风,想做睡衣给她穿,做好后,他很满意,我问伯伯:『睡衣喎,要替换,为何只做一套,不多做一套?』你猜伯伯怎幺说,他说:『你们收一套睡衣150元,但我们平时买一套睡衣才20、30元咋!』」她反问:「有20、30元一套睡衣的吗?」有啊,深水埗北河街不是有10元5条毛巾,10元5对袜。「这我没留意到!」

每个人走在大街小巷,都选择自己爱看的,其他视而不见!「我想说,你用个心去看世界,会有很多发现。」Frency说。

■给香港的话

「希望大家多关心自己身边的事物,思考身边的事,你会发现很多事物不如我们想像那样。那裏会有大片空间被忽视了。」

■Profile

吴秀芬

香港理工大学纺织及服装学系绫緻康健服装中心(Troels H.Povlsen Care Apparel Centre)总监,在钻研功能性衣服时,发觉社会忽略了伤残人士的服装需要,2007年创立该中心,并把Care Apparel名为「康健服装」,为老弱人士设计及製作附有功能性的衣物,为亚洲首创。1996年她以研究压力衣获英国德蒙福特大学博士学位。

绫緻中心创办「展才设计」,让伤残人士和理大学生合作设计衣服,「康丽服装」计划则让中学生和大专院校合作设计康健服装。本身为理工学院(现为理工大学)毕业生,2009年获理大颁发「校长特设卓越表现/成就奖」,平时热爱旅行和留意街上伤残人士衣物。

文:朱一心编辑:廖伟龙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后记:平静似水——平凡中创不平凡


上一篇: 下一篇: